你所在的位置:首页 > 主页 > 新闻资讯 > 行业新闻 >

孙正义历劫:又有100亿打水漂,再造“阿里”救场?


发布时间:2021-04-09 点击量:

即便是蜚声国际的投资大佬孙正义,投资过程也有得有失。近日,孙正义相当看好的格林希尔资本申请破产保护,这意味着软银近100亿投资大概率要打水漂了。

不过,软银投资的“韩国版阿里巴巴”Coupang却在近期成功赴美IPO,仅此一笔投资,软银浮盈约1700亿,赚钱能力令人刮目相看。

继投资WeWork损失惨重后,孙正义及软银愿景基金再遭迎头重击。

根据媒体报道,英国公司格林希尔资本已申请破产保护,该公司曾先后获得软银愿景基金近15亿美元(约100亿人民币)投资,倘若处理不当,软银的投资或将血本无归。

格林希尔总部位于英国,由前花旗和摩根士丹利金融家莱克斯·格林希尔于2011年创立,聚焦于供应链金融领域。

格林希尔资本曾宣传自己与花旗和摩根大通等传统银行竞争,目标是提供供应链金融给不被银行青睐的公司,因为传统银行喜欢更大型和更成熟的客户群。

孙正义注意到格林希尔资本,源于愿景基金一名员工的引荐。孙正义发现如果软银投资格林希尔资本,那它可以向软银投资组合中的初创企业提供融资,而无需提供等价值抵押物。

2019年5月,软银首次出手就向格林希尔资本投资了8亿美元;同年10月,软银又对格林希尔资本追加投资6.55亿美元。

成立至今,格林希尔资本累计披露了3轮战略投资,融资总额达17亿美元,其中有近15亿美元来自于软银。

合作初期,软银与格林希尔资本关系密切,孙正义曾称格林希尔资本是个“钱罐子”,正是他所期待的投资目标。而格林希尔资本创始人也经常吹嘘自己与孙正义的亲密关系。

2020年初,在全球范围疯狂肆虐的疫情“黑天鹅”开始挤压供应链,投资者从格林希尔资本最大的资金来源瑞士信贷基金撤出了数十亿美元。

据知情人士透露,格林希尔资本曾向孙正义寻求资金支持,称其可能不得不收回向软银投资组合公司提供的融资。自此,孙正义与格林希尔资本关系恶化。

危机爆发后,格林希尔资本也被打回原形。虽然披着“金融科技”的外衣,但格林希尔资本的主要业务是为资信较差的中小企业提供短期贷款,并且从中赚取利差。

格林希尔资本创始人曾向好友英国钢铁大亨Sanjeev Gupta的多个家族企业提供了总额高达50亿美元的贷款,这些钱大部分被用于同业并购,短期内很难偿还,公司现金流被迫承压。

根据英国金融时报消息,美国私募基金公司阿波罗正在寻求买下格林希尔资本的部分资产,但双方对此均未表态。眼下看来,孙正义投向格林希尔资本的100亿,大概率要打水漂了。

作为全球投资市场的传奇人物,孙正义也是“失之东隅,收之桑榆”的典型代表。

3月11日,韩国电商巨头Coupang在美国纽交所挂牌上市,总融资规模达46亿美元,成为继2014年阿里融资250亿美元之后,国外企业在美国纽交所最大规模的IPO。

上市当天,Coupang盘中股价一度涨至69美元,全天股价大涨40%。目前,Coupang最新收盘价报45.33美元,公司总市值达777.5亿美元(约5090亿人民币)。

虽然Coupang在中国没有知名度,但它却是韩国家喻户晓的电商巨头,地位相当于中国的阿里巴巴,是韩国最大的电商平台,被外界誉为“韩国版阿里巴巴”。

韩国没有中国的“百团大战”,Coupang迅速发展壮大,创立第二年实现营收平衡,第三年交易总额突破10亿美元,第四年即斩获来自红杉资本和对冲基金的1亿美元融资。

2014年,Coupang开始自建物流,发展模式开始向中国的京东靠拢。因自建物流需要大量的人力、财力、物力支持,放眼全球没有几家电商公司会这样做。

但Coupang斥巨资打造的“火箭配送”很快在韩国快递市场打响了名号,正是自建物流的决定,成为Coupang放量增长的引擎。

过去6年间,Coupang的销售额从10亿美元暴涨至120亿美元。在2020年疫情背景下,Coupang销售额仍实现90%的高增长。

目前,Coupang已在韩国30多个城市建成了100多个全覆盖网点和物流中心,市占率约70%。Coupang在韩国拥有1400万用户量,约占韩国总人口的三分之一。

Coupang这个用美团模式起家,用阿里模式发展,又敢于像京东一样自建物流的电商公司,引起了孙正义的注意。

在孙正义的投资生涯中,最著名的案例就是阿里巴巴。投资阿里不仅让孙正义赚得盆满钵满,也奠定了他在全球投资市场的地位,孙正义对“韩国版阿里巴巴”同样青眼有加。

2015年,软银向Coupang投资了10亿美元;2018年,软银的VisionFund再度投资20亿美元,Coupang的投后估值达到90亿美元,成为韩国电商市场的“超级独角兽”。

招股书显示,软银对Coupang持股比例高达38%,是其最大股东。按Coupang当前市值估算,软银的持股市值约295亿美元,扣除成本后浮盈265亿美元(约1700亿人民币)。

如此看来,孙正义对电商领域的判断相当精准,屡屡押宝成功,无论是阿里还是Coupang,都让软银获利不菲。

最近两年,孙正义及软银愿景基金饱受争议。

2020年初,疫情“黑天鹅”席卷全球,孙正义和软银愿景基金也陷入了“至暗时刻”。

2019年财报显示,软银愿景基金2019年录得经营亏损1.87万亿日元(约1157亿人民币),主要原因是软银愿景基金押注的多家科技公司价值暴跌。

据路透社报道,软银愿景基金仅在共享办公公司WeWork和网约车公司Uber的投资上就录得约100亿美元亏损。

彼时,有关“孙正义跌落神坛”的声音不绝于耳,受累于软银愿景基金投资失利,孙正义的财富大幅缩水至84亿美元,降至2016年以来的最低水平。

但成也萧何败也萧何,仅仅一年过后,愿景基金就帮助软银从谷底重返巅峰,孙正义再次书写了投资神话。

今年2月,软银发布2020财年第三财季报告,截至去年12月31日,愿景基金当季归母净利润1.172万亿日元,相较上年同期的550亿日元暴涨2029%。

与此同时,2020财年前三财季,软银实现净利润3.055万亿日元,相较上年同期足足增长了6.4倍。

受益于此,孙正义身家也水涨船高。根据彭博亿万富翁指数,孙正义财富暴涨超3倍多,达到380亿美元,创下自2012年彭博开始追踪亿万富翁财富以来的最高水平。

孙正义个人财富飙升主要得益于软银股价暴涨,软银持股占孙正义净资产的95%以上。自2020年3月至今,软银股价从最低点累计上涨了近4倍。

在此期间,软银愿景基金投资组合中的多家公司相继成功上市,孙正业也成了IPO领域名副其实的大赢家。

2020年7月,软银所投肿瘤药公司RelayTherapeutics成功登陆美国纳斯达克,上市当天股价大涨75%,公司市值近30亿美元,软银对其投资3亿美元。

同年8月,中国地产中介平台贝壳找房在美国纽交所上市,当天股价大涨87.2%,彼时距离软银入股贝壳找房还不到10个月。

同年12月,“美国版饿了么”DoorDash成功登陆纽交所,上市当天股价大涨85.79%,当前市值超过400亿美元,软银对其持仓市值约88亿美元。

近日,软银与WeWork及其创始人Adam Neumann达成一项法律和解协议,Neumann拿了4.8亿美元离开公司,WeWork被软银收入囊中,一场风波终于画上了句号。

而愿景基金押注的多家独角兽企业,或将推动软银在2021年迎来IPO盛宴。仅以中国为例,近期字节跳动滴滴出行作业帮等独角兽企业相继传出IPO消息。

胜败乃兵家常事,股权投资更是风险重重,孙正义和软银愿景基金的投资有得有失,但其传奇故事仍将继续。





百人三公在线平台重点对航空、文旅、健康、科技、物流、安保等行业领域展开股权投资,打通产业上下游,整合相关资源,打造产业化商业模式,实行集团公司多元化的投资发展。同时制定中长期发展战略,合理分配资源配置,依托三大产业,发展六大行业,带动九个专业,优化产业结构,挖掘企业市场潜力,带动企业规模化、可持续化发展。